博物馆宣传画册设计(博物馆宣传画册设计图片)

时间:2023-05-04

大家好!今天让小编来大家介绍下关于博物馆宣传画册设计(博物馆宣传画册设计图片)的问题,以下是小编对此问题的归纳整理,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文章目录列表:

参观博物馆为什么不能拍照?

对于博物馆内禁止拍照的原因,人们最容易联想到的解释是为了保护文物。可这样给孩子解答,是正确的吗?
事实上,正常的拍照并不会对文物造成损害,唯一可能造成直接伤害的,只有闪光灯而已。
从理论上说,几乎所有光线都会对文物造成损伤,尤其是紫外线和红外线,能对器物表面造成结构性的伤害,促使其老化。因此,无论什么文物,最理想的保存环境都应该绝对无光。
但咱们去博物馆看展览的时候,总不能摸黑观赏吧。光线对博物馆的展览显然是必不可少。因此,针对各种文物对于光线的敏感程度,文物保护部门也出台了相关的规定,严格控制文物在展览过程中所承受光照的限度。

所以,博物馆里禁止拍照也是有依据的。就算现在大部分的博物馆对拍照没有要求,但有的博物馆会在注意事项里注明:禁止使用闪光灯、自拍杆等。
其实,不管是什么原因,大多博物馆禁止拍照的初衷,都是希望观众能够在更好的氛围下欣赏艺术品。尤其是在如今的很多展览中,光线、声音等元素都在发挥重要的作用,当观众拍照时,不仅会影响观感,也会对其他参观人员造成影响。

以“为何不能在博物馆拍照”为题的议论文

例文1:
还记得10年前,大学老师组织全班同学去上海一家博物馆看展览。博物馆里的藏品很精彩,大家纷纷举起相机选角度、拍细节。这时几个保安走了过来,
我和同学们有些惊慌地收起了相机,没想到保安冲我们笑笑,抬手一指:“那个好看,你们快去拍!”那一刻,真有一丝受宠若惊的感觉。
  10
年过去了,当手机渐渐代替了相机,当人们逐渐有了逛博物馆的习惯,在博物馆里是否应该拍照又成为了社会议论的热点。近日,英国国家美术馆打破了多年的禁
令,开始同意观众在场馆里拍照。《每日电讯报》艺术版主编Sarah Crompton就此事撰文,批评博物馆的这项政策,“允许展厅拍照的政策迎合了匆
匆过客,却背叛了所有渴望凝望和沉思的观众。”
  针对在博物馆里是否允许拍照这个话题,大家有着不同的观点。部分观众认为,在关闭声音及
闪光灯的前提下,博物馆作为公共空间,当然应该允许拍照。也有人认为,即使关闭闪光灯,拍照对文物还是会有损伤,也会给其他观众带来不便,博物馆的网站上
可以放一些高清的图片供有需要的人下载。可是,由于种种原因,网上的图片往往精度欠佳,展览的画册又价格昂贵,对于有研究需要的人来说,也许更希望通过自
己的相机去记录。
  其实,在大多数博物馆已经允许拍照的今天,拍还是不拍,并不仅仅是政策问题,而是个人选择的问题。如果我们在博物馆里
观察一会儿,不难发现有3种观众,一是走马观花,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奔到“镇馆之宝”前拍下一张,再比个剪刀手把自己和文物来张自拍,发上朋友圈“到此
一游”;二是带着特定的研究目的,对着一件作品选取多个角度,拍完全景拍细节,带回家去细细欣赏;三是干脆不带相机,驻足流连,或安静观赏或热烈讨论,看完了心满意足地离开。
  当我们来到博物馆,举起相机按下快门之前,是否应该先问问自己,我属于哪种观众呢?
  
例文2:拍照也是参观
  王川(江苏镇江市文联副主席、画家)
  前几天,我刚刚从莫高窟博物馆回来,在那里,我因为拍照的事与他们发生了交涉。洞窟里不让拍,我理解,复制品也不让拍。我说是研究用,不行;要写稿,也不行;关了闪光灯也不行;就是不让拍,结果生了一肚子气。
 
 当然不仅是国内,国外也是如此。允许拍照的博物馆是大多数,但不让拍的也不少。卢浮宫是允许的,哪怕你对着《蒙娜丽莎》拍都行,可奥赛博物馆就不行,里
面正在举办《梵·高大展》,就是不准带相机,只允许在展厅外的咖啡馆遥拍远景。马德里的普拉多美术馆也不行,哪怕正在举办“哥雅专题展”。华盛顿的国家画
廊和纽约大都会里,拍照都没问题,可一个规模比它们小的加拿大安大略美术馆就严格得多,只要一拿出相机,就等于是犯了法,立刻就要收回去。逼得我只能画速
写。
  似乎并不是世界上所有的博物馆或美术馆都不准拍照,不准拍照的标准是随意定的。开罗的埃及国家博物馆不准拍,但印度和希腊的国立博
物馆完全开放,不管你拍多少张也没问题。要说展品的珍贵,有哪里敢和这几个国家相比,可人家就有海量任你拍!冬宫准拍,但特列恰科夫画廊就不准拍。居然在
尼泊尔的博物馆里,规矩要严得多,管理员如同监狱看守员,时时刻刻注视着你,只要你一举起相机,立刻就说NO!
  一般说来,有的博物馆开
放拍照,但临时展厅里的展览不允许拍照,甚至还要另行收费。有的规定,雕塑、青铜器、家具等硬家伙的馆里允许拍照,但绘画馆和文献馆里不准拍照,当然更不
准用闪光灯。有的国家制定了特殊的规定,要拍照就要去买照相票,付了钱的人和没付钱的人混在一起,都大模大样地照拍不误,谁能分得清?而且国外允许拍照的
博物馆多,国内允许拍照的博物馆少,大的博物馆反而允许拍,一些小的博物馆却不允许拍,真是怪事!
  因为个人的喜好,也因为职业的需要,
我每到一处博物馆里去,除了仔细看那些稀世的珍品之外,都需要对展品拍照。虽然说有画册出售,有CD出售,但总不如我自己选取的角度,就像我从不听讲解员
的讲解一样,我会根据自己的需要来拍一些细部,一些别人不注意的地方,很多印刷品上却没有。
  当然,不允许我们拍照的理由,是因为那些举
着相机进去,随意在名画前留影的外国和中国大妈们,是那些把看展览当成是逛公园的游客们,是那些无处不照的拍客们,她们图的是到此一游,是与名作的合影。
再严格的规定,也难以抵挡住她们的窥探和手机,寻机就拍。不仅拍照,还有不停闪烁的闪光灯。任何精明的管理员也难以把一个研究者和普通的游客分清。
  为了拍照的事,我没有少生气。
 
 要是因为有拍客的存在,就不允许观众拍照,要是因为有画册在卖,就不能拍照,那无异是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泼出去。尽管和大妈们拍照的动机不同,我也不是
一个从俗的人,但我却是坚决反对在博物馆里不准照相的规定。既然有博物馆的存在,那么参观和拍照就是同等的权利,我们没有理由去剥夺观众的这一权利,只要他们能够遵守规则,不去破坏展品。因为拍照也是参观。
  另外,如同影片的分级,或许买票拍照也是一个办法?
例文3:观众需要在场感
  彭德(西安美术学院教授、批评家)
 
 照片、画册和传媒都比较充分地揭示了一个展览,但是对于观众来讲,他需要一种在场的感觉,因为照片是外在于他的,观众追求这种在场的感觉很合理。我们曾
经到国外有些美术馆,拍照都是不允许的,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闪光灯对油画有损坏;二是有些作品涉及版权,用照片会拍得很细,在没有完全进行宣传的时候担
心被抄袭和模仿。
  我认为可以采取这样一种方式,博物馆、美术馆给观众提供下载展览图像的机会,事先把作品全部拍好,观众用手机可以很快把相关信息拷贝过去,要建立这样一种机制。很多观众除在场的要求以外,对作品本身也很关注,特别是美术圈的观众,他们确实需要比较清晰的作品图片,如果展览馆能无偿地提供,就会解决这个矛盾。
  作为一名美术工作者,我希望在不用闪光灯的前提下,所有的美术馆、博物馆都能畅通无阻自由地拍。有些观众是艺术家的粉丝,他们不一定认识这位艺术家,艺术家更不可能知道他们,但是他们喜欢这位艺术家,如果这位艺术家在场,又在作品的旁边,有些观众就特别愿意和他合影,或者以他为背景。这种心理应该考虑,如果展览把这些热情的观众拒之门外,好像有点不太尽人情,这是我在美国和欧洲参观美术馆的一个感觉。
  中国的美术馆刚刚起步,应该更开放一些,通过宽容的方式引起普通民众对美术的爱好,引发他们的关注,在提高观众素质之前,允许或鼓励观众参与美术活动,我觉得更重要。建议每个展览或各个展厅都可以请些义工,由画家来支付他们的费用,由他们配合美术馆来管理现场,这样会使参观变得有序,也不会出现一些意外的事情。多些参观者美术馆会显得有人气,现在有很多展览第一天开幕式可能还有一些人,第二天就门可罗雀,这个效果就不太好。
  专业诉求:不许拍照
  尊重他人:不要拍照
  陈履生(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
 
 关于博物馆能否拍照的问题,从目前世界上来看,多数博物馆、美术馆是可以拍照的,但也有相当一部分的博物馆和美术馆是不能拍照的。我认为让拍照有让拍照
的道理,不让拍照也有不让拍照的道理,很难在一个专业的范围之内做出一个统一的规定。因为所有博物馆的管理者基于自己博物馆的情况,也是基于自己对于观众
要求的不同回应,所以,它们会从专业的角度去考量博物馆、美术馆能否拍照的问题。博物馆是干什么的?博物馆的功能是怎样的?显然我们三言两语不能把它说得
很全面,但是,可以肯定地说博物馆不是吸引无数的人来此拍照的场所,像公园那样。博物馆是来看展览和欣赏展品的,因此在博物馆中,我希望观众驻留在自己所
欣赏的历史文物和艺术品前面,而不是把历史文物和艺术品作为自己留影的一个背景。
  就拍照自身来说,现在绝大多数的博物馆都有自己的官方
网站和相应的出版物。官方网站上所公布的图像要远远高于自己所拍的照片,尤其像美国国立的史密森学会下属的几家最重要的博物馆都公布了数以百万藏品的高清
图片,供学术研究来使用。像油画、还有隔着玻璃柜所展示的重要文物,非专业人士或用普通手机拍的图片,质量是远远不能和博物馆方面公布的这些图像的品质相
比。因此,不管是学什么样的专业,或者有什么样的喜好,到了博物馆都应该把主要精力驻留在自己所欣赏的作品面前,而不要把珍贵的机会和宝贵的时间浪费在对
焦和取景构图上,或者花费在消除各种反光的寻找之中。
  当然就拍照自身的伦理而言,首先不应该影响别人观看。我经常有这样的经历,当我要
去看一件作品的时候,而恰恰正好有人在拍照;为了尊重拍照的人我必须要躲开,让他拍照。这就是给其他的观众带来了很大的不便,对他人会有所影响。因此,博
物馆除了有特别的专门需求之外,一般的公众没有必要花费宝贵的时间和珍贵的机会浪费在拍照上。同时,我认为对历史文物和艺术的尊重,最重要的是表达在对这
些历史文物和艺术品的欣赏和解读之上,而不是留影。因为各个博物馆里面珍贵的文物、重要的艺术品也都有很多的图片和画册出版。以雷诺阿的《煎饼磨坊的舞
会》为例,它是奥赛博物馆的藏品,大大小小的画册里面都有这件作品的图片,即使奥赛博物馆允许拍照,95%以上的人是用业余的手机,或者用普通的相机去
拍,它的清晰度和成像等等难以和出版的画册和印行的图片相比,甚至都难以和纪念品商店所卖的明信片的品质相比,那何苦要自己去拍呢?而且这些名作前面都是
人头攒动,与其挤在人头攒动的相机包围之中,不如放下自己的相机耐心地欣赏哪怕是一个局部,其收获都要远远比获取一张低品质的图像要好。
  所以,像奥赛博物馆等一些其他博物馆不许拍照,每一位观众都有平等观赏参观的机会,这是符合博物馆的价值观的。因此,我非常欣赏
奥赛博物馆等一些不许拍照的博物馆的这一决定。当然对于奥赛博物馆不许拍照,我也有自己的一个意见,比方说,我几次去奥赛博物馆想研究其建筑空间和相关的
一些专业问题,因为它毕竟是一座老火车站改造而成的,不允许拍照,对于像我这样的专业研究者来说就很不便。当然我们有专业方面的特别通道,可以获得拍照的
机会。但即使获得拍照的机会,我也不会把宝贵的时间用在拍那些展品之上。所以,对于不同的馆对于能否拍照作出不同的决断,最重要的是博物馆的管理者要对自
己馆的观众和藏品有所了解和认知、对博物馆价值观的塑造等要有自己的立场。我不赞同人云亦云,也不赞同像法国的博物馆协会那样让公众去投票。可以想象的
是,公众投票几乎是90%以上是允许拍照,因为各有所需,毕竟相当一部分人进入博物馆之后是茫然的,相当一部分人进入博物馆之后对于那些过去曾经在书本上
看到的经典名作保留着一分最初的冲动,所以,他们会以习惯动作去获取图像作以留存纪念,这是可以理解的。对于普通公众的这种做法,作为专业单位应该给予适当的引导,要告诉公众如何参观博物馆,如何在那些名作前面驻留而不是去获得一张留影。
 
 像中国国家博物馆这样观众量一天平均超过两万人数的博物馆来说,我们的公众素质实际上是良莠不齐,在纪念中法建交50周年展览中,因为拍照的观众之间的
相互影响而形成了肢体冲突,打飞了拍照的手机并撞击在画框上,差点影响到展品的安全,这就导致了我们在第二天作出了不许拍照的决定。当下,博物馆这样一个
公共文化场所不是公园,不是一些普通的一般性的公共文化场所,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专业单位,在这样一个专业单位中应该建立起自己的专业诉求。我们既要保证
观众有很好的参观秩序,又要保证展品的安全,当然这还不包括刺眼的闪光灯对于一些比较敏感的材质的影响。
  就公民的文明程度和他的文明素
质来看,拍照中所引起的纠纷、拍照中有可能对他人形成的干扰、拍照中有可能引起的肢体冲突等等,都可能酝酿成为展厅中的一件重要的事故,或者会造成博物馆
中藏品的伤害。比方说在比较狭窄的空间中,特别是国外的很多博物馆中是没有护栏的,为了获取一个很好的角度,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往后退了一步或者几步的时
候,就有可能会伤害到后面的展品,也有可能在获取角度的时候,影响到其他的观众。在博物馆、美术馆中,不必求其统一的是否能够拍照或者不能拍照的准则,每
一个馆可以建立自己的专业准则,根据自己的专业准则制定出一个观众必须要遵守的基本原则,这就是让你拍照,你可以拍也可以不拍;但是,不让你拍照的时候,
你绝对不能拍照,这是对博物馆的尊重,对博物馆价值观的尊重,对文物和艺术品的尊重,也是对其他观众的尊重。
  例文4:美术馆要更人性化
  潘嘉来(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副秘书长)
 
 如果说顾客是商家的上帝,那么观众就是美术馆的上帝。美术馆、博物馆的所有工作就是要为各层次的观众提供优质的服务,把满足观众的合理需求放在美术馆、
博物馆工作的首要位置,在包括展示、讲解和复制(拍摄)藏品各方面做出便利化的安排,使馆藏艺术品和文物的社会效益最大化,这是美术馆、博物馆作为公益事
业的性质所决定的,也是国家投巨资建设美术馆、博物馆的初衷。
  反省自问,我们在这一领域确实还有不少改进的空间,例如国内很多美术馆、
博物馆都有禁止拍摄展品的规定,笔者以为这样的规定是没有道理的。国内观众接触优秀美术作品和珍贵文物原件的机会是比较少的,参观者在不损坏展品的前提
下,为了进一步学习、研究而拍摄(复制)展品的要求是完全正当、合理的,馆方不但不应该禁止,而是应当尽最大可能提供便利。
  这方面国外
一些美术馆、博物馆做得较好,例如法国的卢浮宫。在卢浮宫只有禁用闪光灯的标志,如果你的相机上装有闪光灯,工作人员会很礼貌地上前做出说明,除此之外观
众的拍摄是完全没有障碍的,各时期的美术作品包括常见于西方美术史专著的世界名作都是可以自由拍摄的。不仅如此,馆内还有更为贴心的设计,一是主要场馆大
多很好地利用了自然光照明,柔和的光线从高高的透明天顶射下,很均匀地布满整个展厅。二是几乎所有作品都是祼装,不加玻璃镜框等隔离物,这样观众就能够在
最接近自然的状态下观看作品,获得最佳的观赏效果,翻拍照片的色彩还原也是最接近原作的。
  这两项人性化的设计充分体现了他们对
观众的信任和尊重,把观众的感受放在了最核心和最重要的位置上。国内大型美术馆多数是近些年兴建起来的,但很多方面没有能够吸收国外美术馆的成功经验,是
很遗憾的。比如场馆内大量使用人工光源,改变了艺术品原有的色彩,把展品用玻璃镜框和玻璃幕墙隔离起来,给观看带来人为的障碍。还有的把展厅搞得像山洞一
样黑暗,容易引起困倦和疲惫。这样的安排不符合自然规律,降低了展出效果,同时又耗费能源,得不偿失。究其原因还是没有能够站在观众的立场上来思考问题。
供参考,满意请采纳

为什么博物馆里不准用闪光灯和三角架?

博物馆里不准用闪光灯和三角架的主要原因是为了文物的保护。

博物馆里的许多文物是易损坏的珍贵藏品,例如书画、壁画、漆器、丝织品、油画、木器等,闪光灯的光线里含有低于400纳米的紫外线,其的能量可以被文物里的高分子物质吸收,造成藏品变质。同时,三脚架占据的地方较大,对其他参观者带来不便,在顺序前行的参观行列里支撑三脚架也会影响行进的秩序。尤其是它还有可能因自身的倾倒或把观众绊倒而导致文物的损坏。因此博物馆里不准用闪光灯和三角架。

四川省博物馆展品简介

四川省博物馆是中国省级历史性博物馆。位于成都市人民南路。建于1941年3月,原名四川博物馆,后改名为川西博物馆。1952年定名四川省博物馆。原馆址在原皇城内明远楼。后又迁至成都市人民公园。
1965年迁现址。该馆藏品16万多件,其中,一、二级文物2000多件。藏品具有鲜明的地方特征。其中出土于川东巫山县大溪新石器时代遗址中的人面形石佩,距今5000多年,以一长6厘米、宽3.6厘米的天然椭圆形黑色石块为料,正、背两面均琢雕出人的双目和鼻口,构成一个人型面庞。重庆巴县冬笋坝出土的战国铜剑,全长62厘米,无格、扁茎,剑身和剑柄一次铸成,形如柳,有“柳叶剑”之称。剑的全身铸满纹饰,除剑脊两侧的虎斑纹外,在剑基部位还刻铸出虎纹和花蒂、手臂、手掌等纹饰。这些纹饰、图案是研究巴蜀文化的珍贵资料。汉代画像砖、石刻在该馆藏品中占有重要地位。
该馆的“四川省历史文物陈列”和有关反映四川省革命斗争历史的文物陈列,共展出文物资料约4000件,展厅面积近3000平方米。
“四川省历史文物陈列”有资阳人头骨化石,大溪遗址出土的新石器时代的石器、玉器和陶器,殷周铜 和战国青铜兵器、工具、印章,汉代画像砖和说唱俑等陶塑品,唐、宋时代的蜀瓷等。
在“四川省革命文物陈列”中,有川陕革命根据地的红军武器和各种宣传品,红军长征经过四川时留下的遗物,和反映革命先辈光辉业绩的文物资料。该馆编撰的专著有《四川船棺葬》、《王建墓发掘报告》等大型发掘报告和《张大千敦煌临摹画》等画册。
四川省博物馆-管内藏品
我馆在解放前收藏文物较少,考古工作几乎是一片空白。解放后,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四川考古发掘工作取得了辉煌的成果。建馆之初,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冯汉骥教授主持发掘了前蜀皇帝王建的陵墓,获得了一批珍贵藏品。经过五十年来的考古发掘、捐赠和广泛征集等,我馆至今已拥有藏品近16万件。四川省博物馆馆藏文物具有浓郁的巴蜀地方特色。馆藏文物分为陶瓷类、砖石类、金属类、钱币类、书画类、民族民俗类、碑帖类、近现代史类八大类三十余小类文物。为研究四川古代的历史、文化、经济、政治、军事、开展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教育青少年提供了宝贵的资料。这些藏品包括上至25000年前旧石器时代的“资阳人”头骨化石,下至近几年国内著名艺术家的作品,包罗万象,精彩纷呈。
四川省博物馆
北宋绍兴年间的九域守令图为一级国宝文物,是馆藏石刻砖瓦类文物的精品。该类文物主要包括石器、玉器。石刻、砖瓦等。画像砖、画像石是四川最富特色的汉代文物。石刻主要包括成都万佛寺出土的石刻造像。其中南齐永明元年(公元483年)造像是全省远今发现的最早的纪年造像,也是全国较早的纪年造像。
错金银铜编钟、西周年纹铜罍、象首纹铜罍为一级国宝文物。是馆藏金属雕刻类文物的有代表性藏品。该类文物以巴蜀青铜器为主,具有较强的地方特色。这类文物中较有代表的文物有巴蜀铜兵器、铜印章、成都百花潭中学出土的战国水陆攻战纹铜壶,以及明清竹雕笔筒等,还包括张大千先生的书画印章。其中,明万历年间的江港神像是我国现存最大的青铜神像。小田溪出土的由14枚钮钟组成的错金银铜编钟,是我省首次发现的一套完整的古代乐器
陶瓷器类
是我馆文物藏品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著名的东汉说唱源、陶座铜摇钱树。巫山大溪彩陶、陶胎漆耳、僻邪俑等。瓷器类藏品包括著名的万县驸马坟出土的唐代青瓷、宋代龙泉青瓷、宋景德镇影青瓷、明青花瓷器及明清官窑瓷器等。
书画类
是我馆文物中较有特色的部分。包括著名的宋徽宗《腊梅双禽图》 、郑板桥《岁寒四友》手卷、唐寅《虚阁晚凉图》、刘松年的大中堂画。其中金龙的《双勾墨竹图》为全国仅有。还收藏有包括石涛、王晖、王元祁、李禅、黄慎、潘天寿、任佰年、徐悲鸿、张大干等一大批名家的作品。我馆收藏的徐悲鸿所作的巨幅《五马图》为全国之最。张大干先生临摹的敦煌壁画也是我馆书画类文物的一大特色。
收藏民族民俗类
文物藏品,我馆也非常重视。民族文物包括唐卡、铜佛像、民族服饰、绣品、民族生产工具。生活用品等。民俗文物包括典型墓葬出土文物、古家俱、皮影、文房四宝、剪纸等。其中,王建墓出土的玉大带属国宝级文物,其它的谥宝、铜猪、哀册等为一级文物,具有极高的历史艺术价值。
碑帖类
四川省博物馆
文物藏品,包括著名的潭贴、九城宫园拓片、甲骨文、()鼎铭文拓片、宋拓修内司十七贴等。
钱币、邮票类
文物藏品,包括明末农民起义领袖张献忠在四川建立的“大西”政权发行的钱币“大顺通宝”等钱币中的珍品及清代发行的大清龙票等珍贵邮票、邮品。
近现代类文物包括近代文物、革命文物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文物三类。其中,有红军长征时期文物及川陕革命根据地发行的布币、纸币、宣传品等文物。
我馆藏文物中数量较多而又具有特色的,有巴蜀青铜器、汉代画像砖和陶塑、绘画和法书。此外,少数民族文物、革命文物、民俗文物以及一切有历史和艺术价值的遗物,我馆也十分重视收藏。
目前我馆有工作人员132人(其中业务人员占70%),设有保管部、群工部、历史部、美工部和行政办公室等。
四川省博物馆-陈列展览
陈列展览是我馆经常性的工作,也是一项重要的任务。自1950年以来,我馆就考古发现、馆藏珍品、重大历史事件和杰出人物生平业绩,以及与各省博物馆合作办展等共举办了百余次。如:《王建墓出土文物》 、 《工艺珍品》 、 《历代绘画书法》 、《辛亥四川保路运动》 、 《四川通陈列》 、 《巴蜀青铜器陈列》 、 《汉代陶石艺术品陈列》 、 《唐卡艺术展览》 、 《国之瑰宝——一四川广汉三星堆出土文物展》 、《长江三峡工程库区出土文物》。近年来又成功的推出了《非洲艺术大展》 、 《齐白石书画作品展》 、 《汉代摇钱树暨古钱币展》 、《周恩来生平业绩展览》 、 《世纪回首——一百年老照片展览》 、《目击暴行——(人民日报)战地记者吕岩松新闻摄影展》、《神奇的古墓——马王堆汉墓文物展》等数十个各种题材展览。1998年,我馆举办的《四川少数民族文物精品展》获“98全国十大精品陈列”提名奖。
四川省博物馆
至1999年,我馆举办的《巴蜀寻根——四川考古事业五十年成就展》荣获“99全国十大陈列展览精品奖”。该展览为充分表现四川省考古事业50年来的成就,联合省内各文博单位,从数十万件文物中精选出近千件展品,其中80%文物为首次公开展出,展览内容丰富,精品荟萃。该展览体系突破惯例,以“巴蜀寻根”为主题,将考古成果与四川古代文化相结合,立意新颖。陈列形式力求创新,如展览徽标、佛像莲瓣型背板、铜马坡式灯箱设计,都富有创意。目前,《巴蜀寻根》为我馆的基本陈列。
从建馆至今,我馆共计接待观众数百多万人次,尤其是近几年,观众成倍增加,1998年参观我馆观众不足10万人次,1999年就达到了20万人次以上。
我馆还参加了全国馆际之间的文物联展,全国性的各种重要文物展览,我馆都要选送展品参展,馆藏的部份珍品还选送到世界各地展出。1985年10月, 《四川省文物展》在日本广岛展出;1998年9月《龙泉青瓷》展在澳门举办。今年十年,我馆举办的《四川古代文物展览》即将在日本开展。明年六月, 《四川省文物展览》也将在美国举办。目前我馆正与加拿大、美国、日本、澳大利亚以及香港、澳门、台湾等地区有关部门磋商合作办展事宜。
四川省博物馆-科研工作
我馆的科研工作,始终贯穿于各项业务工作中,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在全国和地方的学术会议和学术刊物上,宣读和发表论文近千篇。近年来,还有多名专家、研究员赴香港、澳门、台湾、日本、美国以及欧洲等国家进行学术交流、访问。同时还聘请大学教授、全国知名的博物馆学专家来我馆进行学术交流讲座等。经过多年努力,已出版的图书有:《四川船棺葬发掘报告》 、 《前蜀王建墓发掘报告》 、 《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 、 《川陕革命根据地历史文献选编》 、 《张大干精品集》 、 《张大干印存》 、《巴蜀青铜器》 、 《龙泉青瓷》 、 《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 、 《四川博物馆》等具有一定影响的书籍。近年来,我馆十分注重展览的包
四川省博物馆
装、宣传和社会效果,积极寻求企业资助,以多种形式为观众服务,配合展览举办巡回学术讲座,散发大量宣传品,在观众中开展“我喜爱的天府宝藏”评选抽奖活动,新闻媒体的大量宣传报道,极大的改变了市民对博物馆的认识,提高了博物馆的知名度,广大观众更了解博物馆,也更愿意走进博物馆。
另外,我馆克服财力十分有限的困难,在文物藏品征集工作上也取得了突破。利用举办《巴蜀寻根》的有利时机,成功从叙永征调清石刻。从本市征集民间剪纸。我馆还与蜀报社联合举办了“记忆之舟——与五十年后的成都人对话”迎国庆报道活动,借此活动征集和收藏了文物。
四川省博物馆-新馆建设
全省人民翘首期盼的四川博物馆新馆建设,正取得实质性进展。从建馆至今,我馆几经搬迁,从未建设一座名符其实的博物馆。在中央实施西部大开发的历史条件下,在新世纪即将到来之际,国家计委已批复同意在“十五”期间修建四川博物馆。
四川博物馆新馆建设是全省人民普遍关注的重点文化工程,它的建设必将对全省广大人民群众文化素质的提高,促进全省经济建设和文化素质的提高,促进全省经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在西部大开发中的同步发展起到重要的作用。未来的四川博物馆将会为广大观众提供十四个展厅,展出陶瓷、砖石、金属、书画等八大类馆藏文物精品,并且新馆将是西南地区的巴蜀文化研究中心,全面展现巴蜀文化的综合性博物馆。
四川省博物馆-新馆有望开馆免费
2008年01月29日
四川省博物馆
四川省文化厅副厅长、省文物局局长徐荣旋表示,虽然目前还没有正式接到中宣部、财政部、文化部和国家文物局23日联合下发的《关于全国博物馆、纪念馆免费开放的通知》,但四川省各博物馆、纪念馆免费开放的具体时间,将在近期专门开会讨论研究。
四川省文物局博物馆处处长李蓓说,四川省自2004年起,就根据相关文件规定,实行了博物馆对未成年人免费参观,这次《通知》中的规定把免费的范围扩大了,以后会按照《通知》的精神执行。李蓓说,四川省博物馆新馆有可能在今年开馆时就免费开放,其他馆如川陕革命根据地博物馆、朱德纪念馆、红四方面军旧址纪念馆等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也有可能对公众“免单”。
李蓓同时表示:“杜甫草堂博物馆、三星堆博物馆、自贡恐龙博物馆等既属于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又是文物建筑或遗址类博物馆,在《通知》规定中,这两类博物馆又不属于免费开放的范围。这种交叉性质的博物馆在四川省还有很多,免费还是不免费,如何免费都需要进一步讨论。”
四川省博物馆党委书记卢越说:“博物馆免费开放是社会的大趋势。博物馆不用考虑门票收入,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搞好展览上。但博物馆免费开放不仅仅是政府埋单的问题,文物保护、文明参观等都需要全社会来配合。”
四川省博物馆-大事年表
四川省博物馆
1941年3月四川博物馆成立。
1950年4月改称川西人民博物馆。
1952年10月改称四川博物馆。
1955年6月张大千千家属曾正荣将张大千临摹敦煌画稿捐赠给四川省博物馆收藏。
1959年3月四川省博物馆在四川德阳孝泉镇发掘宋代银器窖藏,出土大量银器,是新中国建立以来四川出土的最大古代银器窖藏。
1959年7月四川省巫山县大溪发现新石器时代遗址,四川省博物馆首次对遗址进行发掘,此史前遗存被命名为“大溪文化”。
1965年2月四川省博物馆在成都西部百花潭中学清理了一座战国巴蜀墓,出土器物极为精美,是四川历年出土的巴蜀青铜器中的精品。
1980年3月四川省博物馆在新都县马家乡发掘战国大型木椁墓,出土保存完整的青铜器。对四川战国时期的政治文化,青铜器铸造工艺、墓葬分期及巴蜀文化与中原文化的关系等研究都有重要的价值。
1980年5月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为四川省博物馆题写馆标。
1985年10月四川省博物馆藏文物赴日本广鸟举办《中华人民共和国四川省文物展览》 ,并进行学术交流。
1986年1月原四川政协副主席但懋幸向四川省博物馆捐赠文物。
1986年7月川军起义将领邓锡侯夫人田德明遵照邓生前遗愿捐赠珍品文物,交四川省博物馆收藏。
1987年3月香港连顺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林勇德及公司经理叶奇思向四川省博物馆捐赠猛犸古牙。
1988年4月老一辈革命家李一氓先生捐赠文物交四川省博物馆收藏,省博物馆专门举办了《李一氓捐献文物陈
四川省博物馆
列》。
1992年9月香港著名企业家徐展堂先生参观四川省博物馆。
1994年4月乔石委员长参观四川省博物馆。
1998年9月四川省博物馆举办《四川民族文物精品展》在国家文物局1998年度全国十大陈列展览精品评选中获得提名奖。
1998年10月四川省博物馆在澳门举办《龙泉青瓷》展览。
1999年10月四川省博物馆作为基本陈列《巴蜀寻根-----四川考古事业五十年成就展》获国家文物局1999年度全国十大陈列展览精品奖。
2001年3月四川省博物馆在澳门举办《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及大风堂用印》展览。
2001年四川省博物馆被国家计委列入“十五”发展计划,在成都浣花风景名胜区建新馆。
四川省博物馆-旅游指南

四川省博物馆
地址: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3号
邮编:610041
馆长:付扬
开馆时间:星期一至星期五(09:00—17:00)节假日(10:00—16:00)
电话:028-85257546
传真:028-85226723
四川省博物馆-参考资料http://www.izy.cn/travel_guide/882/0_0_8142_1_0_0.html

以上就是小编对于博物馆宣传画册设计(博物馆宣传画册设计图片)问题和相关问题的解答了,博物馆宣传画册设计(博物馆宣传画册设计图片)的问题希望对你有用!

北京蓝天印刷包装集团有限公司

Beijing Blue Sky Group Design Company

资深总监级团队 / 全程无缝对接

沟通顺畅力求作品完美

蓝天人以雷厉风行的效率 / 缤纷多彩的创意

细致耐心的服务 / 完善的售后服务为荣

联系方式
www.lkik.cn
1590-137-2981
822087516@qq.com
北京市亦庄经济开发区(东区)双羊路7号蓝天工业园

北京蓝天集团设计公司,自成立以来,专注于企业画册、产品画册、文化收藏、包装设计,服务过企业近千家。我们坚持用专业的设计提示企业的产品价值。

Copyright © 蓝天设计 1992-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微信号:15901372981